姥姥熬夜做了一袋子豆包送来,孩子搂她哭了:真香
发表时间:2020-01-03 18:36:14 作者:yabovip2014.com亚博

   春节越来越近,2019年12月29日凌晨1点,哈尔滨室外气温零下20多度,在道里区一间挨着蔬菜大棚建的小房子里,59岁的薛亚辛还在紧张地做豆包。豆包是外孙东东最爱的东西,当她得知东东想吃豆包,她和老伴下午就开始忙碌。外孙东东患病一年半时间,孩子的爸爸撒手不管,她和女儿为孩子倾其所有。图为薛亚辛在制作豆包。

++5410.jpg
 
  薛亚辛和老伴张玉明来自黑龙江青冈县连丰乡。19年前,夫妻俩带着15岁的女儿和10岁的儿子到哈尔滨谋生,2011年开始租大棚种菜卖。女儿张喜娟2004年和孟某结婚,婚后一年有了孩子孟令东。东东9岁的时候张喜娟离婚,东东随了父亲,从此姥姥薛亚辛见到东东的次数少了。东东生病后,当初坚持抢监护权的父亲放弃了孩子,薛亚辛和女儿承担起照顾东东的责任,本不富裕的家庭因此陷入绝境。图为妈妈张喜娟带儿子去医院。
 
  事情得从一年多前说起,2018年6月,东东生日前一天,薛亚辛让女儿去接东东来过生日,东东感冒了,张喜娟接上东东去诊所打了针。第二天东东开始发烧,薛亚辛和女儿随即带东东去了哈尔滨某医院,没想到被确诊为再生障碍性贫血,建议转院到哈尔滨第一医院血液肿瘤研究所,医生让准备80万元尽快做移植,薛亚辛母女听到要这么多钱吓懵了。图为病床上的东东。
 
  治疗期间,东东感染严重消化道经常出血,在医院一住就是三个月,花费接近30万元。这期间,张喜娟的前夫断断续续给了5万元后,再也不管儿子,担子落在薛亚辛母女身上,薛亚辛四处筹款借钱。图为张喜娟和儿子在一起。
 
  因为没有钱做移植,东东只能靠输血和血小板维持生命,加上常常出现消化道出血,还需要吃中药,一个月医疗费要花一万多。张喜娟因为照顾孩子没有收入,薛亚辛和老伴起早贪黑种菜卖菜,微薄的收入不仅要维持生活费,还要支撑东东的治疗费。为此,薛亚辛卖了家里能卖的物件,连租种的蔬菜大棚都转出去四个,仍然不够每月的治疗费。图为患病期间的东东。
 
  现在,一家人有钱就带东东去医院,没钱就待在家里,治疗断断续续。张喜娟看到儿子这样,心如针扎:“原谅妈妈无能,如果可以,妈妈愿意用命换你的命。”东东安慰说:“妈妈,你已经很努力了,不是你和姥姥姥爷的坚持,我早就不在了,我只是怕我走了你和姥姥姥爷伤心。”图为病房里,张喜娟在照顾儿子。
 
  东东身体每况愈下,不久前,薛亚辛好不容易借了点钱让孩子住院。春节一天天临近,住院东东非常想家,想姥姥做的豆包,他给姥姥打电话说:“姥姥,这个春节我可能回不来了,我想吃姥姥做的豆包。”薛亚辛告诉东东:“姥姥这就给你做豆包送来。”图为薛亚辛等车去医院看望外孙。
 
  薛亚辛和老伴从头天下午制作豆包,一直做到凌晨。第二天一大早,她提着做好的豆包辗转两趟车到了医院。走进病房那一刻,薛亚辛搂着东东哭了:“孩子,姥姥来看你了,豆包带来了。”东东咬了一口豆包,含在嘴里:“姥姥,真香,现在就是死了也满足了。”然而因为消化道出血,东东却没办法吞咽下去。直到此时薛亚辛才知道,自己做了一宿的豆包,孩子却不能吃。
 
  据悉,东东从生病到现在,已经花了60万元左右,外债欠下30多万元。薛亚辛现在已经借遍了所有能借的地方,卖光了能卖的东西,连孩子输血小板的费用都难以维持,移植更是遥遥无期。不知道东东还能坚持到哪一天。图为薛亚辛搂着外孙流泪。